花生网

花生价格走低花生油反涨价 下游农民难赚钱

      编辑:花生       来源:花生网
 

7月底,国内花生油龙头企业鲁花、金龙鱼等相继宣布花生油提价,而这已是年内第二次提价,“花生油涨价”随之被推到公众面前,再次处在风口浪尖之上。

一边是价格不断上涨的花生油,一边是种地不赚钱的农民、大面积亏损的原料经销商以及勉强维持的厂家,以花生油为代表的食用油产业链上下游都有自己的无奈。

与此同时,以花生油为代表的调和油标准缺失、自行其是的尴尬,亦到了警醒之时。

新金融记者 柴刚 青岛报道

花生涨价农民难赚钱

CPI逐渐走低的趋势下,花生油价格上涨成为一道另类“风景”。

全国农副产品和农资价格行情系统监测数据显示,4月份以来,纯花生油全国均价呈现较为明显的涨势,与4月1日相比,8月22日,纯花生油全国日均价上涨13.5%,与此相对应,业界传出花生油将迎来第三次提价的消息。

价格上涨有利可图,这样的逻辑却并不适合种植花生的农民。

春江水暖鸭先知。山东省平度市的何家店花生交易市场,冷清是目前最详实的写照。在中国食用油版图上,平度以中国油料原料基地的身份广为人知。国家统计局农调总队数据显示,该市油料产量全国第一。

8月21日,原本热闹的市场上主干道两旁的花生加工厂大部分关门,开门的加工厂内也是门可罗雀,几个人聚在一起喝酒,有的则在打牌。在平度,总共有600余家花生加工贸易商,何家店占1/6,是当地也是全国最大的贸易市场,每年来自全国各地的食用油加工企业、贸易商等云集何家店。

“8月初经销商库存已经全部卖完,新花生上市还需要一个月左右。”当地居民何恩瑞告诉新金融记者,“农民现在种花生不怎么赚钱。”

“到收果子的一个来月,都能像今天这个好天气,肯定又是一个丰收年。”蓼兰镇医官庄村民葛洪彬说,虽然丰收在望,新花生价格不会太低,但是没什么赚头。

60岁的葛洪彬去年种植了8亩花生,一亩地收入1500元左右,今年仍旧种植了8亩,但他认为自己不赚钱。

在他的账本中,有一笔清清楚楚的成本账:薄膜60元/亩,种子300元/亩,农药40元/亩,机械100元/亩,总成本500元/亩;如果是承包土地种植,则会增加400元/亩的租赁费。

更重要的在于“种花生不如外出打工赚钱多,而且没什么风险,年轻人都不愿意种地”。

2月份,葛洪彬第一次将花生出售给经销商时,价格仅为3元/斤,到了5月份,价格暴涨,达到6元/斤,他选择在这个高价位上全部卖掉,被认为是把握好了时机,因而被村民羡慕不已。

80%经销商亏损

然而,平度市的花生经销商在今年却没有因此“水涨船高”,赚个钵满盆满,相反,80%的商户亏损。

“去年最高收购价格是6.5元,是我从业以来遇到的最高价。”8月20日,58岁的张华东向新金融记者回忆,接下来的行情却在意料之外,高价收购的花生卖不出去了。

对于张华东而言,当下整体贸易行情不理想是销售难的因素,与他合作多年的多家花生油企业也不要了,即使质量达到最高标准。

张是平度市青龙粮油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从事花生贸易已有17年,贸易遍及河北、北京、内蒙古等全国各地,其所处的何家店是全国最大的花生交易市场,大大小小的花生加工厂达100余家。

时值中午,张华东在自家厂区来回溜达,他饲养的几条狗静静地趴在一边,3台花生运输设备闲置在院子里。

“(今年)上半年能亏15万(元)、20万(元)。”他边说边用眼扫了下院中的设备,“今年大部分都亏了。”

在今年花生油价格一路高涨的时候,这名老生意人经历的却是花生价格的大起大落,最终“收获”的是亏损。2011年9月份,当地新花生上市,他像往年一样开始收购,按以往收购、贸易经验,到次年7月份左右可把收购的花生全部陆续卖出。在2012年春节左右,花生价格还是波澜不惊,直到3月份,花生价格开始上涨,5元/斤、5.2元/斤....。.到5月份,达到了6.5元/斤。

不单是平度,全国范围内,花生价格在2012年春夏之交也达到了历史新高。根据中国农产品交易网的监测,花生价格在2月下旬突破2008年的历史最高点后,快速上涨,在3-6月份四个月内累计上涨44%。花生在2012年初夏成了新一代农产品价格领涨品,一度被戏称为“花你钱”。

高涨的价格让人眼红,囤货一度成为平度花生经销商的主流选择,花生油持续涨价的背景下——“榨油厂最终会接盘”的理念深入人心。

“都认为那是一个难得的好时机。”张华东说,他也没有例外,大量收购,并开始囤货,等待着更高价格的到来。

东升花生筛选厂厂长何恩训回忆,在春节过后,当地花生经销商随着价格上涨,都在积极存货,尽管有人明白收购价格持续走高,面临风险越来越大,但没有阻碍经销商的收购热情。

“经销商都预期过高,简直是在赌博。”何恩训说,他从事花生贸易近20年,花生经销商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高风险群体。他感叹,经销商看到价格一路上涨,都想再涨一点,在最高价格时卖出去,但这个“时候”却无法预料,今年的惨景足以说明是一场赌博。

泡沫破裂之前没有几个人看得到。5月末开始花生价格一路下跌,从最高6.5元开始,6.0元、5.8元、5.6元直至降到5.5元。众多经销商损失惨重,很快“花你钱”,在经销商那里演变成了“划你钱”。

“油厂超过5.5元/斤就不收了,我最后5.3元/斤卖掉。”张华东说,一年来总共收购了2000吨花生,算下来亏了,“如果卖得及时就挣了。”

“80%的(花生经销商)都赔了。”何恩训介绍,像张华东亏损的数额属于小数目,有的经销商亏损在100多万元。无奈之下,许多花生经销商开始考虑转租厂房。

做生意有赚就会有赔,并非所有人都如此坦然。相距何家店不远的门前镇,有的经销商不堪亏损压力选择跑路,而相邻何家店的前家屯,一陈姓经销商以自杀的方式予以“疗伤”。

平度新花生上市还需一个月,经销商们对今年的市场却缺少底气。从外地购进的新花生也面临着有价无市的尴尬。8月初,张华东从河南收购的200吨新花生,20多天过去,只卖出100吨。“5.5元一斤收购的,销不动。”他感叹,往年此时,他根本不用为此发愁。

此时,让张华东们感到高兴的是,鲁花、喜燕等品牌花生油价格目前仍保持涨价态势,或许在一定程度上也能影响新花生卖上一个好价钱。

油企利润受挤压

在经销商眼里,价格的涨跌与油厂脱不了干系,“花生价格由花生油生产企业控制,花生油企业在收购时,将价格压低,即使高质量,也会以种种理由降价。”

卓创资讯花生油分析师张志华在接受新金融记者采访时介绍,一颗花生进入花生油加工企业的路程是:农民将花生果卖给经销商,经销商加工成花生米,按不同质量、等级进行筛选,部分供给花生油加工企业,部分供给花生食品加工企业。

“企业毕竟存储了原料,不急于收货。”她说,但经销商却等不及,会将质量好的花生筛选出来,以相对高的价格卖给食品加工企业,质量差的进入花生油加工企业,尽最大努力避免亏损。

花生价格一路走低,花生油企业的涨价冲动却不减,花生原料与成品油价格背离走势愈发明显。

面对食用油价格步步上涨的趋势,8月13日,国家发改委价格司曾经召集中粮集团、益海嘉里、鲁花集团、九三油脂集团和汇福粮油集团等5大小包装食用油企业进行谈话,要求上述5家企业建立食用油价格报告制度,定期向国家发改委报送食用油出厂价、批发价和零售价。

“发改委的约谈,恐怕改变不了花生油价格上涨的格局,”渤海证券投资顾问沙泉表示。而在油厂眼里,自己的苦衷则无人可诉。

“几乎没有利润。”8月22日,青岛天祥食品集团(以下简称天祥食品)总经理于强告诉新金融记者。他坦言,公司加上员工工资、运营等成本在内,目前基本没有盈利可言,现在已经减少了收购量,一天仅10吨左右,不足原来的1/30。据了解,天祥食品是山东一家颇有影响的花生油生产企业,其“喜燕”品牌则为中国驰名商标。

张志华向新金融记者印证,一般来说花生有多种途径进行深加工,花生米价格上涨,在一定程度上致使花生油企业收不到充足原料,开工不足,目前仅有30%的开工率。

于强向新金融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按2吨花生出1吨油的比例计算,花生价格1.1万元/吨,一吨花生油直接成本2.2万多元。花生油价格上半年第一次提价后,换算成本已经达到了2.2万多元,但即便按照这个价格销售,大部分油厂仍然没有利润。而天祥食品目前加工的花生大都是在价格高点时收购,这无疑在无形中又提高了平均成本。

新金融记者在淄博、青岛等地大型超市调查发现,目前山东某著名花生油5升标准的小包装,价格在145元。

“花生油企业日子还是比我们好。”张华东介绍,花生油生产加工标准是42个油分,即100斤花生出42斤油,企业以目前5元/斤价格收购,将会大幅盈利,6元/斤赔钱,目前收购价格不超过5.5元/斤,说明这一收购价格下,成品油有微利可图。

从花生油整个产业链条来看,成本应该是制约花生油价格的重要因素,今年农产品期货价格上涨幅度很快,尤其是大豆价格的上涨促使大豆油价格上涨明显,花生油价格的上涨明显受到了大豆油价格上涨的间接带动效应。

于强表示,如今到了食用油消费旺季,企业不得不提高营销投入,成本再次被拉高。“如果不提前提价的话,企业就可能面临亏损。”他说,公司在考虑是否跟着鲁花一起调价,不然,无法承受高成本带来的压力。

“只有技术创新,才能跳出花生油行业的惨烈竞争。”张志华分析称,缓解成本上涨压力,又减轻国民物价上涨压力,拓宽盈利空间,平衡产业链上每个节点。沙泉同样认为,唯有通过技术改造,提高原材料利用率和压榨成本,以及压榨企业利用好远期商品合约与期货套保等工具进行原材料成本的锁定,才有可能改变目前花生油价格一直上涨的局面。

农民有钱可赚、经销商如何不再“受伤”、油企何时不再叫苦……这一切,都成为一道道亟待解决的难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